个乐 关于GROTTO About Us 新闻 News 个楽的世界 Grotto's World 高级定制 Advanced Customization Online Store
PREVIOUS PAGE NEXT PAGE

2018.9.26-2018.10.2 

德国柏林艺术周

GROTTO总设计师黄柏青 X 德国艺术家Kai Teichert 

为了一件能带去远方的艺术品

“  I wish , China ”

柏林艺术家 Kai Teichert

2011年,柏林的华裔策展人赵丹暘开始了她的艺术项目“I wish, China”。通过线下线上的采访,她收集了一百多条中国人对自己祖国的愿望,把这些愿望交给柏林的艺术家们,请他们以这些愿望为灵感创作作品。Kai Teichert 就是这些受邀的柏林艺术家中的一位。

Kai的作品多以自然,神话,人体为主题,探讨美与存在,欢愉与危机,诱惑与思考。他为三个愿望绘制的三幅长宽均超过三米的巨幅作品在中国展出时,观众中的许多人不自觉地开始讨论关于生命应有的自由多样。

“我每一次的创作就如同在丛林中漫步,一次次迷路,迂回,但我知道自己最终会去到想去的地方。没有肉体的直率,不承认天然的欲望,人便不可能真正开始自由思考。个体不能自由地思考,人类社会就无法建立相互尊重,和平共生的体系。” Kai Teichert这样说。


“云游设计师”

GROTTO 黄柏青

GROTTO品牌总设计师黄柏青,也是通过这三幅画爱上了Kai Teichert的艺术。黄柏青的人生在很多人眼中是很成功的。他有成就了自己天分的事业,也有来自家庭的信赖与支撑,但却仍旧就有着无法回答的问题。在艺术家的本性与市场压力中间,他每一天都在权衡着心底出走的意愿与对于那些依赖着他的人的责任。

然而,最好的艺术作品常常不会给人答案,而是将观众带入脱离日常的感官体验中,让他们开始提问,开始思考,开始迷途与求索。

也许正是源于对设计与艺术的追求,黄柏青邀请了Kai Teichert在自己设计的皮包上作画。制作一件以“包”为形态,以“携带”为符号,以“远行”为定义的艺术作品,然后在柏林展出。


“德国柏林艺术周”

设计与艺术的饕餮盛宴

2018年9月26日-2018年10月2日,柏林艺术周,在奥古斯特街35号,Aquabitart画廊的展览《Monomyth/单一神话》就是这个梦落地人间之处。

Kai Teichert 的5个构思


构思1:我希望中国成为一个女多男少的国家。” 在2011年的展览上,德国女艺术家米谢艾拉 布吕尔将这个愿望用男女内裤呈现为性感而具有女性主义精神的装置““2:3 /美好差异”。凯的第一个构思继续了女性主义的视角,借用德国文艺复兴画家Hans baldung Grien的作品为原型,描绘了女性从出生,长大,到衰老再生不断循环的历程。历史上的德国女性角色归属于家庭,已婚女性如果要出去工作,必须得到丈夫的许可才行,这一条德国法律在68年的学生运动的冲击下才被取消,至今活跃在德国艺术界的许多女性艺术家仍旧对那个时代记忆犹新。但独立自主同样意味着承担与责任,独立的女性,亦必须能够面度独自面对生死兴衰的人生起落。


构思2:在几千年的古埃及图形中,众神总是乘着小舟往来于冥界与人间,黑暗与光明。在凯的第二个构思中,四个种族各异的人物姿态放松地置身于一条小舟之上,拉小洲的犀牛看起来三心二意,懒懒散散,但又被一小根香蕉勾搭着缓慢前行。这是一副弃现代生活于不顾的,动物世界的天然图景。“我希望中国能是个食品安全,宜居的国家。” 食物-生存,在动物的世界里,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非得为之奔命的东西,被这一条法则统治的时间,已经缓慢地流淌了数百万年。


构思3:十五世纪荷兰画家博斯留下传世名作《愚人船》:修女,教士,小市民们,在欢饮,纷争和计算中顺着时代的河流蜿蜒而下,不知世界改变,不察毁灭迫近。凯的第三个构思暗喻着现代人的困境,人物各自孤立又关系微妙,在两个角力的巨人之间寻求平衡。“我希望中国能是个能让人觉得踏实的国家。”“我希望变成更有归属感的国家”, 经济发展与城市化,现代中国人在迅速改变的环境,是否也得到了更多命运的自决权与归属感?


构思4:“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 是《道德经》中经常被引用的句子之一,两千多年中逐渐成为中国民间智慧的一部分,劝慰凡人在得失起落,福祸轮回中,放下对眼前成败的执念。在kai的第四个构思中,人们被,被肆意的风神吹得颠簸动荡,但飓风带来云雨,云雨化作甘霖,滋养生命——乘坐风神尾巴的一对男女,正收集并沐浴着自然的乳汁。风雨变幻,循环不绝。


构思5:“没有堵车。”“我希望中国是个慢点儿的国家。”几个男性角色驾驭着马匹,企图控制住热情洋溢地奔向异性生殖器的坐骑,又不禁与之一道狂奔。Kai Teichert 所使用的性的符号,常常暗示着人性中更广义的“欲望”。第五个构思简单易懂又富于喜剧色彩,但其充满活力的画面,并不是在否定“欲望”,“欲望”是人之天性,但有多少人真正理解自己的“欲望”? 有多少能人能在欲望中沉淀出生命真正值得追求之物?

策展人将一个心愿带给艺术家,艺术家将一个梦带给设计师,从2010到2018,这三个人都走在跨越边界的旅途之上。

设计师与艺术家的磨合反反复复,从材料到构思都百般周折,但他们却相信同一件事: 一个包不同一幅画,它是被携带的故事,它会随着旅程和时光而生长变化。它会成为某人,或某些人的一部分,在我们的世界漂流或停泊。